大地·种子
2006-03-24 13:24:00

     说起北大,每个人都回想起燕南园的幽静恬美,未名湖的风姿绰约,荷花塘的依依垂柳,博雅塔的高挺秀丽。

  没有人能抗拒北大的神韵,我也不例外。从站在校门旁的那一刻起,我就能清楚地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开始为之沸腾——或许是因为北大的悠久历史,或许是因为北大的闻名遐迩,再或许是因为北大的人杰地灵——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命运让我来到这里,来的这一片让无数人魂牵梦系的燕园。

  在北方,即使已是三月早春,却仍没有走出寒冬的阴影。然而在北大,你却能感受到春的气息,听见生命的呼唤。当我迈进校门,独自在水泥铺成的路上,迎面而来的是一阵阵清新的微风,风中夹杂着些许泥土淡淡的香,让人不仅对春天有了一股憧憬和期待。

  最依恋大地的莫过于种子,因为大地是种子的家,是种子的摇篮,是他命运的起始,也是他一生的归宿。当一粒小小的种子扎根在大地中时,他就为自己立下了拥抱阳光和生命的理想。种子努力的汲取大地中的每一点养分,为了有朝一日能顶开重重压迫区经历世界的美妙。而当他破土而出后,他又深深扎根于大地之中,只为能在一片风霜雨雪、四季轮回中站稳脚跟,不被击败,不被毁灭。我陶醉于这泥土的气息,感到温暖、亲切,如同回家一般,我甚至觉得神圣——这片土地不仅孕育了燕园内的一草一木,更孕育了一百年来的北大学子!而他们不正如同一颗颗希望的种子,在北大的校园里扎根,生长,发芽,最后成为一棵棵足以擎天的大树,为华夏迎来了久违的春天。

  一百年前,京师大学堂正式更名为北京大学。从此,希望的种子在这里生根发芽。这里留下了蔡元培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留下了陈独秀的“新文化、新思潮、新观念”,留下了鲁迅的尖刻与深邃,留下了朱自清“宁死不吃嗟来之食”。而在他们身后,更留下了无数北大学子“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信念和前赴后继的身影。从倡导新文化运动,到接过“五四”的火炬;从在民主广场悲壮地大声疾呼到天安门前唤醒工农四万万;从八年抗战的顽强不屈,到解放战争得愈战愈勇。北大的学子把希望的种子撒在了中华大地的么个角落。百年来的中华历史上,哪里有惊涛骇浪,哪里就有北大师生的“乘风破浪会有时,只挂云帆济沧海”;哪里有血雨腥风,哪里就有北大师生的“我以我血荐轩辕”。20世纪的北大,没有让这片养育她的民族失望。每当中国来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头都毅然决然的承担起了历史赋予的责任。她的参与、她的呐喊、她的纷争、她的成长一次又一次帮助中华民族摆脱了衰败与灭亡。

  我相信每个走进北大的人都会和我一样,有一种神圣的皈依感。就如同一粒小小的种子,在风中飘荡之后,最终选择扎根大地一般。这里是北大燕园,这里留下了传承历史的文明之种,留下了感为人先的奋斗之种,留下了奋斗不息的希望之种。我不奢求能够在这里留下自己的身影,我只愿化身为这燕园中的一粒种子,和我的同伴们一起撑起华夏名的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