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日本大地震
2011-03-28 17:17:07

我校日语组的权雪琴老师在日本大地震的时候正在日本进修,如今,她安全地回来了,我们学记团的三位同学采访了这位亲历日本大地震的老师。权老师见到我们就直呼自己很幸运,她先澄清了一件事:学校内有人戏说权老师是“逃”回来的,实际上权老师本就是计划在318日回国的,只不过权老师进修结束的日子和日本大地震发生时间相近。

权老师进修的学院位于东京北部的琦玉县,受到地震影响不大,当地居民更为担忧的还是40倍的核辐射问题。大多数日本建筑都是抗七级地震的,但在当地受到的五级地震和三四级的余震震感还是很强烈,进修学校的图书馆里有不少书都倒了下来。11日日本大地震的时候,权老师正在去京都的路上,没有任何的震感。15日晚回到琦玉县之后,才开始感受到恐慌的气氛。回到房间之后,权老师立即就把书架上的书籍、墙上的画都拿了下来。进修学院有很多外国人,包括印度人在内的大多数进修者都没有过类似的防震经历,发生地震后都不敢回宿舍而在草坪上过夜,即使着凉也不敢回去。而权老师1617日整整两天,她害怕得呆在房间里,每次地震晃动都紧张地往外面跑。直到长期居住的邻居说:不要怕,一直都有晃动!她才渐渐开始习惯这种余震。

317日后余震更加严重了,即使不会构成生命威胁,整天东摇西晃的感觉也绝对不会好受。权老师接受了别人的建议,打算改签机票提前回国日程,但是在这种情况写完全无法改签。大使馆表示要首先撤离灾区群众(以福岛,仙台,宫城三大灾区为主),其次是有组织的团体优先,比如日本旅游团。于是权老师等人又打算留在位于大阪的日本语交流中心,但中心领导的回答给权老师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们不能擅自作出这个决定。政府已经发布地震不会妨碍公民正常生活的通告,如果单位组织权老师转移到更安全的地带就表明我们不信任政府说法从而动摇官方的威信。”从中也可以看出日本民众对政府当局的服从与绝对信任。

即便家乡遭受了严重的地震,原先的建筑物可能都受到了大规模的毁坏,灾民仍然表现出对生活地的热爱,不愿轻易离开。权老师在福岛有一位日本朋友已经怀孕,但是她在给东京的妈妈打电话时仍然坚持留守家园,拒绝到中国避难。不过生活物资已经非常紧张,急需政府支援。我国作为一衣带水的邻国,也捐献了不少物资、设备并提供了充分人力支援灾区,帮助灾区尽快重建。

使权老师感动的是,发生地震后居民虽然对地震和核辐射都有恐惧心理,但是始终坚信官方说法,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只是胆小一点的人尽量在室内活动。只要看到外国人,脸上就会浮现安抚性的微笑,仿佛风吹落的一点樱花,温柔而坚强。这是樱花的花语,也是大和民族始终坚守的信条。他们的这种淡定也深深感染了在日本工作、生活的异乡人,使他们能够在沉静安稳的气氛中维持原来的生命轨迹。

权老师离开机场的等待时间极其漫长,但在这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引起混乱,井然有序而耐心的依次登机,日本国民的有序和文明深深地感染了权老师。

日本此次地震和海啸给国际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庆幸的是地震没有发生在人口集中的区域,文化遗产也没有因地震受到破坏,我们祝福日本能够早日走出地震海啸的阴霾,完成灾后重建的工作。